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海国英雄志 > 08

08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林养浩问道:“吕城?是运河上的吕城么?”
  刘礼说道:“正是,我们从大运河南段走水路到杭州,从那里寻机到黄岩县。黄岩,是我刘氏崛起之地,宗亲故吏多如牛毛,藏几个人不是难事。一旦有变,我们还可以躲到海上,燕王奈何我们不得。”
  李启乾神往的说道:“我们隐姓埋名,伺候万岁。。。呃,是孙大官人,就这么过一辈子也不错,没有上官,没有军纪,不用见人就叩首,神仙日子啊。”
  刘礼冷笑一声,说道:“我就不信燕王篡逆,天下人都心服口服,总有我们重回南京的那一天。”
  林养浩忽然看着王惠,问道:“王公公,吴公公死前念的是什么歌诀?”
  王惠冷冷答道:“烧饼歌。”
  林养浩奇道:“什么烧饼歌?”
  王惠尖细的声音说道:“宫里流传着一个传说,诚意伯王基曾为高皇帝推算大康国运,歌诀就是烧饼歌。”
  李启乾问道:“这么说来,你们这些公公岂不是后知5百年,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么?”
  王惠依旧冷漠的说道:“当时是君前独对,谁敢偷听?就算有内官听到一鳞半爪,又有谁能参破天机?”
  林养浩转过头问刘礼:“刘公,你记得吴公公那几句么?”
  刘礼摇头道:“不记得。”他又一次没有说实话,他记得吴亮说的每一句话,这些天他一直在揣摩,想从这歌诀中看出点什么,却怎么也参不透。
  忠良杀尽崩如山,似乎是说燕王打算在南京城大开杀戒,诛尽忠于崇文帝的大臣。那第二句是什么意思呐?无事水边成异潭,自己带着崇文帝奔向大海,如果大海从此成为异潭,到底是凶还是吉?
  转头看看崇文帝,那青年天子盘膝坐在土炕上,握着那块蒲牢昆玉发呆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自从吴亮死了以后,他就神情木讷,一言不发,望之不似人君,把刘氏兴亡寄托在这样一个人身上,是一场什么样的赌局啊。
  太祖高皇帝定制,每行省是由三个权力机构管理,布政使司负责民政,按察使司负责司法,都指挥使司负责军政,各管一摊,各负其责,互不统属。
  新鲜出炉的燕王监国为了缉捕崇文帝,特意在南直隶和浙江设立巡抚,统一指挥地方军政、司法和民政,成为了三司事实上的长官。三司官员自然一肚子不乐意,可是燕王威震天下,很快就要登基坐殿,谁敢触他的霉头。
  苏州府,知府衙署临时改为了巡抚行辕。新任应天巡抚李远是燕王亲信部将,他带着大队人马风尘仆仆来到府衙正门,三司官员一起在阶下跪接上官。
  李远跳下战马,随手把马缰抛给侍从,大步走上衙署石阶,威风凛凛的说道:“都起来吧,臬司、藩司和都司到正堂回话,其他人等都退下,在公廨等我传唤。”
  随后把氅襟一甩,旁若无人的走进正门,身后幕僚随从跟在他后面,鱼贯而入。一队队士兵把衙署内的衙役、门子、侍卫、仆役、轿夫、厨子等等全部赶了出去,接管了衙署的防务。粗野的大兵推推搡搡,大声呵斥,不容任何人分说,闹的知府衙门鸡飞狗跳。
  好在大兵们知道分寸,没有骚扰知府内宅。
  三位司长官无奈跟在李远屁股后面,其他官员也纷纷起身,目送李远走进官衙,有官员悄悄吐了一口唾沫,低声骂道:“什么东西!”
  李远大步上堂,把大氅解下随手抛给侍卫,一屁股坐在主位上。早有部下军汉奉上清茶,李远端起茶盏就喝,毫不理会官场端茶即是送客的规矩,也不给几个官员让座,就让这些地方高官站着回话。
  按照官场规矩,下属参见上宪要先递手本,再报履历。可是今天并不是正式庭参,只是普通问话,并不需要大礼参拜。老几位心里瞧不上李巡抚,大礼能拖一天算一天,也许这位糊涂巡抚忘了,也就免了一跪之辱。
  藩司心中暗骂了一声粗坯,脸上却带着谄媚的笑容,说道:“李军门路途劳乏,还是先安顿下来,明日再办公事不迟。”
  李远抬眼看了一眼藩司,把茶盏放在几案上,粗声大气的说道:“歇息?我歇息,刘礼那厮会歇息么?”他重重一拍几案,大喝一声:“崇文小儿会歇息么?!入娘的,放跑了贼子,我掉脑袋之前,先斩了你们几个!”
  对这样的军汉,还能有什么道理可讲,众官员一个个噤若寒蝉。
  李远冷哼一声,说道:“跟诸位交个底,李某就是个厮杀汉,除了为燕王殿下卖命,什么也不懂,也不想懂。你们那些什么狗屁藩库、卫所、臬司大堂我才懒得管,我来苏州只为一件事,就是抓捕废帝。
  你们该怎么贪怎么贪,该怎么吃花酒怎么吃花酒,不关我老李屁事。但是误了燕王殿下的差,别怪我参你们个崇文余孽!京师已经开始锁拿崇文一党,听说有剥皮实草的,还有诛十族的倒霉蛋,你们不想跟他们作伴吧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