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海国英雄志 > 18

18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大炮炥站在乱成一窝蜂的人群中,举目向明神山望去,黑衣黑甲的的人潮正汹涌而来,直冲中军本阵,丈六滚海龙王旗如战神的盔缨,正是那面明神山主峰的将旗。
  大炮炥哈哈大笑,那是二出海的战旗,现在他要亲手来捉住斯波义将这个倒霉蛋了,不过这好事儿大炮炥可不想推让,哪怕是他的至交好友也不行。
  他一边摘下头盔扔到泥土里,一边用短刀割断大带和革带,把匙头叶明甲一片一片扔到地上。无数混乱的人群从他面前跑过来,跑过去,他连看都不看一眼。
  一个瘦小的奉公众奋力推开混乱的人群,向大炮炥狂奔来,扛着一根丈许长的杉篙。他踉跄着扑到这雄伟康人面前,低声说道:“大人,抱住这跟圆木,渡过住江就能活命。”
  大炮炥头把最后一片铁臂手扔到地上,露出一身武士袍服,他头也不抬的说道:“你留着,逃命去吧,我要去捉入娘的斯波义将了。”
  说罢,他转过身大步冲向本阵,看都不看新田良介的小细作一眼。
  此时关东军上下已经溃不成军,帷幕之中太鼓法螺号,长案床几翻倒在地,一面面战旗倒在箱笼上,破碎的纸片漫天飞舞,一片狼藉。军吏四处乱窜,寻找生路,只有吉良贞家率领4、50个马回众把斯波义将挡在身后,顶盔掼甲,持枪佩剑,面色绝望而坚毅,看样子是要做最后决死。
  大炮炥大步走进枪林,用刀鞘把面前的几杆十文字枪粗暴的拨到一边。
  吉良贞家大喊:“你入娘的要干什么!”绝境之下,老实头也学大炮炥爆出了粗口。
  大炮炥厉声喝道:“混账!蠢货!在这里挡住天杀的追兵,我要带着你主子杀出重围!”
  吉良贞家忍不住泪流满面,嘶声喊道:“阿乾大人,拜托了!”
  大炮炥理都不理他,推开人群,一把把浑浑噩噩的斯波义将拖到地上,用肋差白刃在他身上乱划。
  吉良贞家扑过去尖叫:“你疯了不成!”
  大炮炥一脚吉良贞家踢倒在地,骂道:“呆头鹅!穿着这些破烂如何渡过住江,你当天下人都是你这样的憨大不成!”
  原来他在用短刀挑开斯波义将身上的甲胄索带,此时的斯波义将早已丧失斗志,巨大的绝望和悲痛让他如同泥人一般,几乎感觉不到外面的世界,任由大炮炥搓圆揉扁。
  不一刻,大炮炥把满身是土的斯波义将提起来,在雄壮的大康海贼面前,关东军总大将如同小鸡子一般。
  正在这时,军目付北条早云大步走过来,扶起吉良贞家,替他掸了掸身上的泥土,温和的说道:“贞家,你们跟军师大人一起去吧,保护主公,这里还是我来吧。”
  吉良贞家放声大哭,嘶声喊道:“北条大人。。。”
  北条早云微笑着说道:“你们还年轻,我已经老了,如果要给关东武士陪葬,也是我们这些老家伙,你们好好活下去,主公需要忠勇的家臣。”
  军奉行北畑氏诠也大步走过来,和北条早云并肩站在一起,豪迈的说道:“正是如此,今后的事,拜托了!”
  大炮炥一言不发,拎着斯波义将走到战马一侧,解开马绊,翻身上马,随手把总大将横担在战马上,一催坐骑向后冲去。辽东战马十分强壮,即使负着两个人也毫不吃力,一声长嘶越过帷幔,向土丘后面的住江冲去。
  一团乱麻的战场上,突然出现一人一马,在乱军之中嘶吼咆哮,左冲右突,不知道撞到了多少惊慌失措的关东战士,踢翻了多少盾牌刀枪。大炮绋纵马践踏,冲出一条血路,看看奔到江边,大炮炥毫不减速,反倒抽出短刀狠狠刺在马屁股上。
  战马疯了一般蹄跳咆号,鬃毛飞扬,迎着住江狂奔而去,带翻了一路仴人。
  突然间,世界一片寂静,一切声音都消失了,狂暴的山谷,垂死的哭喊,猛烈的火铳轰鸣都不见了。只有风从耳边呼呼而过,战马疯狂的扭动脖颈,奔腾的住江扑面而来,火红的夕阳映在江面无数挣扎的头颅上。
  远处传来雄狮般的咆哮,划破炼狱战场隐隐传来:“阿乾。。。阿乾。。。你个贼厮鸟。。。”
  嗵!水花飞溅,二人一马合身扑入江水之中,巨大的冲击力让大炮炥几乎丧失了意识,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左手死死攥住马缰,右手死死拉住一条枯瘦臂膀。
  就在柏原山谷关东军覆灭的这一刻,百里之外的淀川战场也发生了一丝变化,似乎局势的平衡正在打破。
  重炮赶到战场,让崇文长出了一口气,现在他至少可以压制住幕府军正面进攻。但是他的左翼大内陆师,右翼桦山氏两哨,依然有可能被敌优势兵力突破。
  一旦他的左翼被突破,大内水军就会暴露在关东军攻击之下,他就永远不可能摧毁浮桥,从而分断敌军。一旦他右翼的车城被突破,幕府军就会从侧面冲过来,摧毁他车城内侧的一个又一个炮垒,这也是他承受不住的。
  一时间,他有些迟疑,他不知道他的重炮口应该指向哪里。
  海里青指着淀川河西岸,大声说道:“我军右翼桦山2哨尚可支撑,左翼大内教佑有被突破危险,应该立即命秽多哨携大发熕渡过淀川,只要击败关东军一色范光部,我大军就可以通过敌长垒之后的浮桥,从侧后包抄敌主力。”
  总兵顺却迟疑的说道:“把中军这点余力调到左翼,一时半会可就回不来了,一旦桦山2哨有个闪失,中军无力应对,可能造成全军溃败。”
  海里青大声说道:“我们有2千斤重炮在手,足以控制战场,保护右翼不在话下,只要左翼突破关东军,我军必胜无疑。”
  总兵顺还是摇头,说道:“若是大内教祐无法击溃一色范光,而桦山氏又挡不住赤松义则呐?赤松军还有4千兵力没有动用,远不到衰竭的时候。
  而且。。。谁入娘的知道京极高诠那个混蛋想什么,他的7千大军要是加入赤松军,那才有好戏看,贸然打一色范光太冒险,我看是入娘的馊主意。”
  两个仴局大将争论不休,崇文充耳不闻,只是默默看着被炮火浓烟笼罩的广阔战场。
  他忽然打断二人的争论,转向弹左卫门,问道:“矢野,以你之见呐?”
  秽多头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不计两翼,打淀川河防。”
  崇文哈哈大笑,大声说道:“好!不是主意好,是没有了孬种模样,像个仴局军人了,我来问你,为何要打河防呐?”
  弹左卫门自信的说道:“因为他们真正的弱点,就是河防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