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素手倾天,邪君的宠妃 > 第130章:我不要它

第130章:我不要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梵祭见他们也跟着进来,立即闪躲到血灵珠的后面。

    “梵教主,别来无恙啊。”龙凌天放开洛轻歌,似笑非笑地看着梵祭,眼底流转的目光在算计着什么。

    洛轻歌扯了扯龙凌天的袖子,说道:“小天,他一看就知道你是什么好人,杀了他,别手软。”

    现在梅霜是她的人,她又极其护短,想着梵祭如何对梅霜的,她都恨不得将他给刮了。

    梵祭慢慢往后退着,眼睛却时时刻刻盯着龙凌天和洛轻歌两人,他假装镇定一笑,“凤元郡主,本座好像和你无冤无仇,为何竟要置本座于死地呢。”

    死到临头,还想着用言语来自救,这人是不是太痴心妄想了。

    洛轻歌微挑着秀眉,狠声道,“你的确和我无冤无仇,但本郡主看你不顺眼,为了让本郡主眼前干净点,你还是死了的好。”

    声音傲慢嚣张,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子的狠劲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没想到凤元郡主如此恨本座,你恨不得本座死的的原因是魅影吧。”梵祭眼邪倭的眸光闪动着,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。

    洛轻歌眸子骤然眯起,“她现在叫梅霜,才不是什么魅影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梅霜也好魅影也好,总之,都是冥教中的罪人,承蒙郡主不嫌弃,收留了她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梵祭叹了一声,“在拍卖她之前本座已经给她吃了噬心丹,这事想必李管家已经和你说了,她活不过三年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帮她找到解药。”洛轻歌想到梅霜只有两多的生命,心里就很不是滋味,都是这个人干的,今日她一定饶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是吗,本座知道墨云殇的医术高明,解噬心丹的毒也不是不可能,不过,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。”梵祭露出一抹胜券在握的邪肆笑意。

    洛轻歌闻言,眸子骤然眯起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直觉告诉她肯定不是好事,而且还和梅霜有关,心里就忍不住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梅霜在入教时,已经和本座签了血契,不知郡主有没有听说过冥教的血契呢。”梵祭把手不动声色的放在白玉台上,邪倭笑道。

    “血契?”洛轻歌皱了皱眉,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血契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,只怕和主子一荣俱荣这类的吧。

    龙凌天见她神色紧张,抬手拍拍她的脊背,缓缓说道:“凡是冥教中人都要与梵祭签下血契,血契一旦签成,性命就和梵祭相联系在一起,梵祭死了那么全教就要陪葬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如此狠毒,他若是死了,那冥教岂不是全完了。”洛轻歌闻言,心里顿时升起一阵大火。

    冥教的其他人她不管,可梅霜不同,她现在是她的人,若是梵祭死了,那梅霜岂不是也要跟着陪葬。

    紧了紧双手,恨不得将这个恶魔给撕了。

    “轻歌,别动怒。”龙凌天宽慰道,“一般冥教的教主在临死前会将血契传递给下一任教主,所以即便冥教教主死了,也不会全完蛋的,主要为了防止谋权篡位,才有血契一说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样,“那若是没来记得传给下一任,冥教岂不是全灭了。”想杀一教众人,杀一人即可,多划算。

    “呵呵,自然不是。”龙凌天轻声一笑,看了一眼梵祭,说道,“冥教教主在死之前,会用自己的血起誓,将血契过继到下一任教主身上,所用时间不过弹指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梵祭眼中顿时警惕起来,脚下也朝着血灵珠移了几步,“为何对冥教这般了解。”

    血契对于世人并不陌生,可他怎么也知道血契的传递方法呢,要知道这可是冥教的秘密,只有教主和下一任的储蓄教主知晓,别说外人,就连四大护法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龙凌天勾唇淡漠地笑了笑,“本座知道的多了,就你们冥教那么点小事情还是瞒不住本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眸光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正慢慢往血灵珠靠近的手,眼底异光流转。

    洛轻歌拧眉道:“你知道的这些,还是没有帮助啊,若是他不顾教中人死活,选择让整个冥教和他一同陪葬,那梅霜还是会死。”

    虽然第一次见到梵祭,但此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,到时候万一来个鱼死网破,那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轻歌,放心好了。”龙凌天拍拍她的肩膀,看了一眼梵祭笑道,“他的儿子和义子也是冥教中人,若是他不顾及旁人性命,可他不会不顾及他儿子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洛轻歌顿时一喜,“那我们还等什么,直接杀了他便是。”

    梵祭闻言,顿时脸色煞白,惊恐地看着龙凌天,“你,你怎么知道本座有儿子?”

    他只有曦儿这么一个儿子,所以一直隐瞒着他的身份,从未向世人宣布,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生活。

    本来曦儿没有血契和冥教没有一点关系,都是那个践人,为了那个男人,竟然哄骗着曦儿签下了血契。

    当他知道这件事时,早已晚了,因为血契石已经选中了轩辕景昊为下一任教主。

    他虽身为冥教的教主,却没有办法选择下一任的教主,若是今日他死了,为了曦儿,他也只能将血契传递给轩辕景昊。

    龙凌天笑而不语,只是微眯着眸子若无其事的扫看着白玉台上血灵珠,那珠子发着耀眼的红光,将整座密室都染红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有这等事。”洛轻歌腰板顿时挺直了,嘚瑟起来,“你若是把彻底解除噬心丹的解药拿出来,或许我们会考虑一下给你留个全尸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大魔头还有软骨,抬头看了一眼龙凌天,他竟然能轻而易举的抓住人家的软肋,不由想起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曾经在荷园,墨云殇只不过说了个月华山庄就让北辰瑜吓得脸色苍白,同意她的无耻要求,想来这两人好像很想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。”龙凌天见她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松开的,便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觉得你和墨云殇挺像的,你们喜欢梅花的香味,而且能轻而易举的找出对方的软骨,还有一点,都那么喜欢用下|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别人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一出,脑袋上便挨了一下,龙凌天斜睨着她,没好气地道:“什么下三滥,这叫兵不厌诈,有你这么说自己的同党的吗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