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素手倾天,邪君的宠妃 > 第173章:我会死吗

第173章:我会死吗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轩辕澈华眸微眯,语气不善,“你在威胁本座?”

    “本王说的事实。”墨云殇再一次提气,尽数灌进洛轻歌体内。

    感知她的气息越来越薄弱,墨云殇心底开始慌乱起来,“轻歌,坚持住,别睡。”

    手下的气力越来越猛,几乎想将自己的所有全部传给心爱之人,由于太猛,墨云殇身子承受不住,猛的吐了一口紫血,双手却依旧按在洛轻歌背上。

    洛轻歌皱了皱眉,她能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,只是那一阵阵剥皮抽筋的疼痛吞噬着她的意识,五脏又要承受着冰火的煎熬,她真的快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身子软软的开始摇晃起来,墨云殇慌忙将双手撤离,接住她的身子,轩辕澈也撤掉自己的内力,灵树内丹缓缓回到原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轻歌,乖,别睡,我们马上就好了。”墨云殇拍着她的小脸,紧张地唤道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,这次他准备了十足的把握,才带着她过来解除封印的,怎么不行,到底哪里出错了。

    轩辕澈微微运气将自己亏损的内力调息一下,睨了洛轻歌一眼:“在两年前,本座为了疗伤打开过一次,估计那一次灵树耗损的灵气太重,还未修补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早说。”墨云殇布满紫筋的脸阴沉的可怕,恨不得撕咬了眼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若是知道,他也不会带轻歌过来,都怪他一时疏忽,没有检查一下,这次害了轻歌。

    轩辕澈看了一眼如野兽般的男人,轻扯了下唇角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纰漏,本以为这么浓郁的灵气足矣,没想到还是失败了。

    洛轻歌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大海中的一块浮木,飘飘荡荡,使不上半点力气,全身上下痛的几乎连指头都不想动一下,软软的倚在后面的怀抱中。

    由于眼皮子太过沉重,只能闭着眼,无力地扯了下唇角,轻微的气语从嘴里吐出,“墨云殇,我好难受,是不是快死了。”

    墨云殇抱着她,却不敢用力,因为用力抱她会痛,抬起布满血管的手轻轻摸着洛轻歌的脸,白与紫尤为的明显,“别担心,有我在不会让你死。”

    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眼底的紫光流转着,好像在算计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她相信他,相信他一定会救她的,洛轻歌闭着的双眼微微波动了一下,意识越来越浑浊,放在胸口上的手也慢慢的滑落。

    “轻歌,不要离开我。”墨云殇紧紧抱着落轻歌,痛心疾首,声音充满着浓浓的悲郁。

    轩辕澈与他相识多年,从未见过这般无助的墨云殇,华眸微微波动,有些不忍,站了起来,走到一处墙角,背对着他们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墨云殇慢慢抬起头,眼中的紫光微微闪动着,突然,他闪电般袭向内丹,拿起内丹按在洛轻歌心脏处,微微运气那内丹慢慢钻进洛轻歌体内。

    轩辕澈听到后面的动静,立即转身,顿时脸色大变,“该死的。”

    想出手阻止,但为时已晚,在洛轻歌心脏处剩下的一抹光亮,也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还我内丹。”轩辕澈怒吼一声,朝着墨云殇他们便是一掌。

    墨云殇立即抱着落轻歌踮脚飞离原地,在空中旋转了一下,稳稳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紫雾弥漫的眸子微微一亮,唇角微勾:“轩辕教主,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把内丹还给我。”轩辕澈气得怒目龇裂,“墨云殇,你堂堂一国王爷,又是灵天阁的阁主,竟然这般卑鄙无耻,本座看错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恨啊,竟引狼入室。

    墨云殇低头在洛轻歌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,轻声笑道:“卑鄙又怎样,达到目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没打算将这颗内丹打入轻歌体内,若是轩辕澈两年前没有使用灵树,足矣将封印的第二重打开,谁知,灵树竟被提前用了一次,才导致这次破解失败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失败对轻歌也不会有性命之忧,只是不想她再受一次罪,所以才点了她的死穴,让她呈死去一般,转移轩辕澈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灵树没了内丹,很快就死掉,快点把内丹取出来。”轩辕澈朝着他们又是一掌,恨不得冲过去杀了他们。

    墨云殇立即抱着落轻歌躲闪了过去,幽幽瞥了他一眼,“轩辕教主,本王劝你还是赶紧想办法稳住灵树,再过一刻钟的时间,灵树就会自动灰飞烟灭。”

    随后,拿出一颗黑色的珠子,有鹅蛋那么大,扔向轩辕澈,“这是一棵千年树灵的内丹,你把它按上,能保证灵树三十年不死。”

    二十年以后,灵树才能结出内丹,如今也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轩辕澈拿着那颗黑色的内丹,脸上的怒容依旧不减,很想冲过去和墨云殇打一架,但是现在还有重要的事要做。

    “等着。”丢下两个字,转身走了回去,将内丹按了上去,坐在那里帮灵树将那颗内丹融合掉。

    墨云殇微微勾了勾唇,抱着落轻歌纵身飞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痛,浑身上下都是痛,痛的她几乎无法呼吸,喉咙也干燥的难受。

    落轻歌忍不住呻|吟了一声,“痛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是死了,怎么还感觉到痛,难不成阎王爷把她扔进油锅里炸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想,身子猛的颤抖了一下,她貌似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为何要惩罚她,不行,她要去找阎王爷理论。

    墨云殇听到她的*声嘶哑难耐,心疼至极,连忙倒了一杯水,伸手想将*上的人抱起来,“轻歌,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阎王爷,滚出来!”洛轻歌大喝一声,双手胡乱摆动,一下子将墨云殇手中的杯子撞翻。

    阎王爷?墨云殇顿时黑线四起,这丫头该不是做了什么噩梦吧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,醒醒。”在她的小脸上拍拍,唤道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阎王,竟然敢打我。”洛轻歌闭着双眼,大吼一声,一拳头打了过去,正中墨云殇高蜓的鼻梁。

    墨云殇俊脸黑了又黑,忍着鼻子上的疼痛唤道:“臭丫头你睁开眼看看我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声音好熟悉。”她好像在哪里听过,还别说这个阎王的声音还挺好听,洛轻歌用力睁了睁黏在一起的眼皮子,一张俊美的脸,由模糊到清晰,渐渐映入她的双眼中。

    “美男耶。”洛轻歌吞了吞口水,色色地伸出小手在墨云殇的脸上捏了一把,“没想到阎王你长这般美,就是鼻子下面的两条红色的东西减了不少分。”

    她哑着嗓子,对眼前的美男评头论足了一番。

    墨云殇顿时黑线四起,这丫头还以为他是阎王爷,抬手摸了一把鼻血,抓着洛轻歌的双肩,没好气地道:“看清楚了,我是你男人墨云殇。”

    “墨云殇?”洛轻歌双眼一亮,猛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墨云殇还以为她终于认出自己了,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谁知,洛轻歌来了一句,“你为什么要变成墨云殇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墨云殇头疼地揉揉额头,这丫头还没醒过来。

    伸手捧住洛轻歌的脸,拉近自己跟前,“轻歌,你还没死,我是真的墨云殇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人的脸相距不到五厘米,从墨云殇嘴里喷出的温热气息打在洛轻歌脸上,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热的,我没死?”洛轻歌挑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洛轻歌抬手拧了一下眼前的俊脸,“痛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痛。”

    “会痛,耶,我真的没死。”洛轻歌立即欢呼起来,“太好了,我,唔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嘴便被堵住,清凉的唇瓣让她喉间的干燥稍稍缓和了一下,心头一股股的激流来回窜梭着。

    还未等洛轻歌反应过来,墨云殇便将她放开,砸巴了下嘴唇,“睡了五天,嘴里都有异味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什么。”洛轻歌由惊愕转怒,拿起身边的枕头朝着墨云殇砸了过去,“嫌我嘴里有异味,你还亲的下去,滚。”

    墨云殇伸手接过枕头,抬手刮了下她的鼻子,“呵呵,和你开玩笑,我怎敢嫌弃你,睡了五天,饿不饿,我让人给你端一些粥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洛轻歌气呼呼的将脑袋转到一边,以后休想再亲她一下,不过,心里却十分惊讶,没想到自己竟睡了五天。

    很快,芙蓉端着粥过来。

    洛轻歌也感觉自己又饿又渴,连着喝了两碗粥,便被墨云殇制止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死了吗,怎么又活过来了。”洛轻歌记得当时她已经没了意识,感觉自己的心跳已经停止跳动。

    墨云殇伸手将她拖进怀里,用手帕仔细将她嘴巴的饭渍揩掉,“谁说你死了,我不是说过吗,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有哦。”洛轻歌敲敲自己依旧浑浊的脑袋,她在晕过去时,的确听到墨云殇说过。

    “那我的封印解除了吗。”这才是她最关心的问题,受了那么大罪,还是希望能有成效。

    “唔,还差一步,再有一次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一次。”洛轻歌的小脸顿时垮掉了,这次差点要了她的小命,下次只怕她彻底玩完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